新闻资讯

科技创新转化难?看中技所如何提供全流程服务

发布时间:2019-06-04 分类:新闻资讯

“做成果转化服务的人,知识面一定要够宽。不管是技术、知识产权还是商业金融,都要有所涉猎。”沉淀成果转化服务行业多年,中国技术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中技所)大健康产业部总监张宁认为,成果转化服务人员需具备两种精神,一即“功成不必在我”,二即“乐于吃亏”

4月25-26日,2018中国医学创新峰会在海南博鳌盛大召开。在创新私享会1:“医创先锋”加油站环节,来自政府、医院、第三方服务机构的5名专家,分别从不同角度带来精彩演讲。“医学创新评论”特将每位讲者的发言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本文为该系列第三篇,讲者原标题为《医学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实践与思考》

三个转化症结

==01==

梳理科技成果转化相关政策,张宁认为,我国事业单位的科技成果转化管理制度,大致历经四个发展阶段:首先,2006年以前为摸索阶段,国家对科技成果转化尚无明确说法;第二,从2006年开始,以财政部的《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下称36号令)为标志,科技成果转化进入严管理阶段。36号令明确界定事业单位国有资产“表现形式为流动资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对外投资等。”在此政策引导下,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成为成果转化过程中较为突出的风险问题;第三,自2011年起,以中关村为试点推进的“三权改革”,即科技成果的使用、处置和收益权改革,标志我国科技成果转化进入探索试点阶段;第四,依托试点改革经验,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下称《科技成果转化法》)的决定,科技成果转化自2015年步入快车道。

但现实情况是,大部分地区,尤以北京尤甚,成果转化路径仍然不通。张宁认为,在综合性政策法规已经较为明确的情况下,更多操作障碍来自于专项政策法规,包括国有资产管理、奖励分配、税收征缴等。在税收征缴方面,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今年4月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提出,“在相关单位取得转化收入后三年内发放的现金奖励,减半计入科技人员当月个人工资薪金所得计征个人所得税。”这虽已属历史性进步,但大额转化收入仍然较难避税,进一步“减负”仍然亟需。

基于以上背景,张宁认为,当前我国的成果转化症结有以下3个:首先是“文件打架”问题。由于国资监管等相关文件并未废止,即便《科技成果转化法》已有相应鼓励,但在具体操作中,管理部门如遇“文件打架”问题时一般会偏向从严,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创新;其次是无形资产和有形资产的区分问题。部分科研事业单位和医院对于如何区分无形资产和有形资产并无清晰认识,因此导致成果转化相关法规的先进理念难以落地;再次是管理部门意见不一致问题。仅以项目评估环节为例。中技所在北京调研时发现,国家卫生健康委、工信部和教育部对项目评估环节的要求各不相同。工信部以《科技成果转化法》为依据,明确规定其下属单位和高校的创新项目无需评估;而教育部却依然要求其所属高校进行项目评估;国家卫生健康委并无明确操作细则,但整体方向较为鼓励。

四个思维突破

==02==

毋庸置疑,创新成果转化是一个系统性工作,需要整体推进,以理顺各个环节及各环节间的衔接。

在张宁看来,目前政策支持力度空前,医院存量项目也有,转化主体尤其是医生的热情高涨,但实际上还缺乏一个行之有效的实操指引文件。换句话来说,大部分医生面对创新项目想到的第一个问题,不是成果转化后能赚多少钱,而是“我该怎么办?”张宁透露,北京市卫计委正在研究制订《医疗卫生机构成果转化实操指引》,预计年内发布。

而要真正把成果转化做好,张宁表示还需实现四个思维突破。首先,即老生常谈的投资回报与临床考量之间的思维冲突。其次,即产业思维与科研思维的战略区别。第三,即产业价值和科研价值的导向冲突。第四,即医疗机构强烈的“主动要求管理”思维。

具体到成果转化流程,张宁强调,签署合同时需注意三个环节,包括技术条款、商业条款和知识产权约定。在技术条款环节,又分为技术指标与内容、交付方式与内容、考核方式与指标三部分。在商业条款环节,则包括付款方式与金额、违约赔偿两部分。“医生不能羞于谈钱,”张宁说,合作双方需按照成果转化路径的节点标杆谈“钱”,每个支付节点通过保底经费和预期收益两种方式进行约定,以保底经费保证研究机构的基本收益。在知识产权约定环节,分为背景知识产权、新增知识产权、后续成果分配三方面。

而在我国整个成果转化流程中,哪一环节最弱?在张宁看来,中试平台的缺乏是当前最为突出的问题。综观成果转化整体流程,从原始概念到科研环节,国家和医疗机构愿意投入资金;进入产品化和商品化阶段后,企业和资本愿意投入资金。但在中试环节,却呈现缺钱、缺人、缺基地的现状。

说到“缺人”,常年聚焦创新成果转化事业的中技所对此深有感触。为此,中技所搭建了三层培训体系。首先,与北京市人社局合作开办“卫生与健康领域知识产权运营转化高级研修班”,面向首都地区医疗卫生机构中高级管理人员及高级研究人员,通过一周时间普及成果转化相关知识;其次,开办“医疗卫生机构科技创新系列培训及沙龙”,该班按不同专科每双月举办一次;第三,开办“医学成果转化面对面”,该班采用定向邀请+闭门讨论的形式,每期邀请2-4名医药领域资深投资人、企业家,为不超过10个创新项目进行面对面的项目分析辅导。

全流程服务体系

==03==

在我国特有的创新成果转化现状下,中技所又是如何开展创新成果转化服务呢?

成立于2009年8月13日的中技所,由科技部、北京市政府,国家知识产权局共建,成立初衷即是为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据张宁介绍,中技所为医学创新项目提供全流程服务体系。在与医院签约以后,中技所会辅助医院进行院内专利分析梳理、法律政策咨询服务、重点项目推介示范,进而设计成果转化整体方案,并将医院创新项目导入中技所的项目库。

值得一提的是,项目库作为中技所整个服务体系的起点,除签约医院整体输入项目外,还会经由创新大赛和合作伙伴渠道引入创新项目。

在具体服务医院的过程中,中技所选择将医院项目分为两类,即存量项目和增量项目。对于存量项目,中技所按项目分析评估、设计转化路径、项目运作的路径推进。但据张宁介绍,“实际上更多的是增量项目。”在增量项目的运作上,只要项目想法基本可行,中技所会提前引入战略合作方,以市场化导向规划项目发展和转化路径。“这种方式的项目进展相对较快,”张宁表示对此“很有信心”。

拿到创新项目后,中技所首先会争取一笔启动资金以对项目进行孵化。仍以北京为例。中技所2017年在北京地区的项目启动资金来源于政府立项资金。“北京市卫计委非常看重创新转化。”张宁表示,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北京市卫计委专门拨发1000万资金与中技所共同举办“首都医学创新大赛”,获北京地区超80家三甲医院积极参加,约600个创新项目进入初赛。层层选拔之下,27个创新项目脱颖而出,并由北京市卫计委以每个项目40万的支持力度给予现金奖励。据健康界了解,其中已有5个项目成功进入下一步的商业化阶段。

在成果转化定价过程中,为更好免除交易双方责任,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中技所依托自身的交易公示服务经验,结合自主研发的国有科技成果交易公示系统”(gygs.ctex.cn),配套中技所本部及全国各地运营的交易场所,为高校、医疗机构、科研院所、国有企业的成果交易,提供从接受委托公示、执行公示、到最后出示《公示鉴证函》的线上线下标准化服务。

而依据中技所的经验来看,投资机构最关心的问题有三:市场规模多大,后续投资多少,实现产业化还需几年。“医生面对这些问题是很难回答的”,据张宁介绍,中技所还特地组建团队,以完善医生创新项目的商业计划,打牢投资机构和医生之间的沟通基础。